檬子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檬子信息门户网 > 时事 > 《我和我的祖国》导演文牧野:电影工作者的“护航”

《我和我的祖国》导演文牧野:电影工作者的“护航”

时间:2019-11-06 11:59:25 人气:225

《我和我的祖国》的“陪护”

10月1日,盛大的阅兵让整个国家欢欣鼓舞。当j -20、j -16、yun -9和zhi -10等新型飞机整齐地飞越天安门广场时,它们背后的强大国力令人振奋,飞行员的努力也是可以预见的。

在《我和我的祖国》中,这是对目前正在上演的国庆节日的赞颂,“护送”一词是关于魅力背后的满足和牺牲。作为这部电影七位导演中最年轻的导演,穆烨温毕竟是七位导演中的“新人”,尽管他拥有“爆炸性电影”如“我不是毒神”的祝福历史。他压力很大,已经做了作业。

作为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中以女性为主角的七个故事中唯一的一个故事,穆烨文的《护卫队》(Guardy)从一位“准备飞行”的女飞行员的独特视角再现了阅兵未知的一面,并以细腻的情节描写展示了中国空军女飞行员的英雄精神。

牧野文

歼10在真正和平的时代也有牺牲精神。

“空军飞行员不比其他武器好。他们的成功率极低。从开始学习如何飞行到登上超音速飞机,他们成为了空军飞行队的成员。在此期间,学员必须严格满足高标准培训要求,容错率为零。换句话说,只要空军飞行员选择一个航线,他们就将被禁飞,将来再也不能飞行了。”穆烨温感慨道。

当许多人问穆烨文为什么关注“女飞行员”的职业时,穆烨文解释说,他其实看中了“后援”的特殊身份。“这不是真正的男人和女人。他们是最好的。只有最好的才能处理所有紧急情况,因为最好的已经成为替代品,这本身就是矛盾的。”充满内在张力的人物的这种自然状态,使慕叶文找到了一个拍摄游行护卫的好角度。

这部电影的另一位导演关虎取笑穆烨,说他在制作这部电影时已经是半个“空军专家”。穆耶文也去空军接受了很多“训练”,因为他远离了自己的生活。

10月1日,国庆阅兵期间,穆烨文拍摄了自己微博的截图。

当穆烨第一次进入空军基地时,他觉得一切都“太帅了”。经过进一步的接触,他开始越来越了解“英俊”外表下的深层基础。“帅绝对不是外在的。我去空军采访并了解。我可能知道他们是如何积累的。面对问题时,他们的精英、无畏和冷静已经成为他们骨子里的一种气质。”

这部电影中大约80%的镜头都是真实拍摄的。作为导演,穆烨文的镜头设计也是一次全新的尝试。为了展示战斗机最真实的景象,护卫队动员了真正的歼-10战斗机。由于所有机组人员都没有资格乘坐超音速飞机,工作组专门培训了歼-10战斗机的飞行员,以恢复整个飞行画面。在飞行员摄影师升入天堂之前,穆烨文为他画了照片和各种参数。当他回来看材料调整时,“我真的没有经验,不能上去。我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摸索它。”说起这次拍摄经历,慕叶文也觉得很新鲜。

作为年轻一代的导演,这次他选择了展示一个军事团体的服从和牺牲。同时,牧野文也给了人物足够的个性空间。当小宋佳为队友完成护送任务,独自回家时,他在没人看得见的地方做了自己美丽而又充满活力的特技飞行,个人未知的“亮点时刻”是在独自飞行中实现的。

“这个人物属于军队,也是军队中的一个人,自然与团体和个人之间有关系,我试着画两条线,其中一条是从童年到成年的非常个人化的旅程。因为她从小就渴望蓝天和自由,所以不管她面对多么困难,她都会走过去,但最终她不得不为这个团体付出代价,并在和平时期表现出牺牲精神。这就是这部电影的内容。”

作为中国人,观众可以感受到快乐。

穆晔文将这一主题创作定义为“主流价值电影”。他很自豪有机会成为当代最好的电影创作者之一,用镜头来表达这个时代。“护送精神”不仅是指这些女飞行员护送电影中的阅兵,也是指我们电影工作者应该用我们的专业能力护送国家电影产业和观众。”这是穆烨温在电影上海首映时说的话。

在与观众一起看完整部电影后,穆烨温由衷地感到“身为中国人的骄傲”。在随后的采访中,穆烨文谈到了年轻一代成长过程中,他感到自己离“祖国”很近的时候。“有两次,一次是北京申奥成功,街上充满了庆祝活动。那一刻,我有一种全身麻木的感觉。我认为这是自上而下的,国家给予个人力量。另一次是汶川地震后,当我坐在出租车里时,北京所有的出租车都鸣喇叭哀悼。我感受到一种从下到上,从个人到国家的爱。”

这些感情现在也被投入到对祖国深厚感情的创造中。“这种事情是无意识地产生的。在拍摄这个故事的过程中,我们的感觉已经在里面了。”

《我和我的祖国》作为国庆观众的首选电影之一,上映第二天票房就超过了5亿。穆烨文希望,“看完这部电影后,观众可以从心底里感受到在这片土地上长大是非常幸福的,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这应该是当前爱国电影能给观众的。”